新聞中心

新聞中心
當前所在頁面:首頁>新聞中心>行業資訊

華南農業大學突破性發現,新冠病毒的起源被解密,或是來自兩類動物病毒重組產生

發布時間: 點擊率:

2020年初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爆發以來,迅速引起了全球的關注,病毒被命名為SARS-CoV-2據約翰·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實時統計數據,截止北京時間5月8日06:30,全球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383.6萬例,死亡人數達26.8萬。這些數字每天都會更新、增長,而且預計還會進一步上升。

SARS-CoV-2爆發近5個月之久,然而目前依然沒有特效藥和疫苗。除了隔離、治療,加快特效藥和疫苗研發以外,還需要盡快弄清楚該病毒的自然宿主中間宿主,有助于更好更快地戰勝病毒。雖然之前有報道蝙蝠可能是SARS-CoV-2的宿主,但尚不清楚任何可能有助于向人類轉移的中間宿主的身份。

 

昨天(2020.05.07),Nature最新發文“Isolation of SARS-CoV-2-related coronavirus from Malayan pangolins”,稱新冠病毒可能是穿山甲冠狀病毒與蝙蝠冠狀病毒重組產生,該文由華南農業大學肖立華,沈永義及廣州動物園陳武擔任共同通訊作者,在這項研究中,從馬來亞穿山甲中分離出的一種冠狀病毒在E,M,N和S基因中分別與SARS-CoV-2具有100%,98.6%,97.8%和90.7%的氨基酸同一性。特別地,穿山甲-CoV的S蛋白內的受體結合結構域實際上與SARS-CoV-2相同,具有一個非關鍵氨基酸差異。比較基因組分析的結果表明,SARS-CoV-2可能源自穿山甲-CoV-樣病毒與蝙蝠-CoV-RaTG13-樣病毒的重組。

在分析的25種馬來亞穿山甲中有17種檢測到了穿山甲冠狀病毒。被感染的穿山甲顯示出臨床癥狀和組織學變化,并且抗穿山甲-CoV的循環抗體與SARS-CoV-2的S蛋白反應。穿山甲中與SARS-CoV-2高度相關的冠狀病毒的分離表明,它們有潛力充當SARS-CoV-2的中間宿主。

作者從4只中國穿山甲和20只馬來亞穿山甲中獲得了肺部組織,用RT-PCR引物靶向檢測它們的SARSr-CoV保守區的βCOVS。發現只有17只馬來亞穿山甲檢測到了預期產物,并逐漸顯示出呼吸系統疾病的跡象,包括呼吸急促,消瘦,食欲不振,缺乏運動和哭泣。此外,測試陽性的17穿山甲中有14個在1.5個月的時間間隔內死亡,與一只β-CoV陰性馬來亞穿山甲比較,對四種β-CoV陽性馬來亞穿山甲的組織進行組織學檢查,發現肺中彌漫性肺泡損傷程度不同

穿山甲冠狀病毒可能誘發穿山甲肺部的病理變化(圖源自Nature

在全基因組序列分析中,穿山甲-CoV與SARS-CoV-2和蝙蝠 SARSr-CoV RaTG13非常相似,除S基因外,序列同一性在80%至98%之間表明這批研究樣品中僅存在一種冠狀病毒。 

穿山甲冠狀病毒的基因組表征(圖源自Nature

預測的Pangolin-CoV的S,E,M和N基因長度分別為3798bp、228bp、669bp和1260 bp,與SARS-CoV-2具有90.7%,100%,98.6%和97.8%的氨基酸同一性。穿山甲中與SARS-CoV-2高度相關的冠狀病毒的分離表明它們有潛力充當SARS-CoV-2的中間宿主。

Pangolin-CoV 與SARS-CoV-2,SARS-CoV和Bat SARSr-CoV的基因組比較(圖源自Nature

總而言之,這項研究表明穿山甲物種是SARS-CoV-2的天然庫。應該對穿山甲和其他相關動物中的SARSr-CoV進行更系統的長期監測,以識別當前暴發中SARS-CoV-2的潛在動物來源。同時,該研究也呼吁加強野生動物保護和管理,保護野生動物,就是保護人類自己。

參考: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s41586-020-2313-x


  • 關注服務號

  • 關注訂閱號

Copyright ? 2016廣州維伯鑫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. 粵ICP備16103983號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Vancheer
蓝思科技股票最新消